莫息。

考完了。
同人坑:
这可能是个很奇怪的同人文:(41/55)
吃鸡高手(1/x)
教师系列(0/x)
学生系列(3/x)
考试减压系列(1/x)
师生系列(0/x)
战争的故事(0/x)
原创坑:
吃粥难道加孜然?(0/x)
寄(0/1)
梦(0/1)
注意事项:
莫息是杂食的!
关注的太太有些不是伞修的桑!
这里基本只码伞修!
爱各位喜欢我写的文的小可爱!
(★>U<★)

[全职高手/伞修]这可能是个很奇怪的同人文

  44.
  瑞士,苏黎世。
  阳光透过轻薄的帘纱撒在床上,叶修睁开眼,嘀咕了一句这窗帘有和没有似的,便把手伸到床柜上摸索。
  闹钟,8:24。
  和平时差不多的时间,人体内的器官被生物钟催醒,睡了个饱觉,打个滚爬起来,麻利地洗漱穿衣,到二楼大厅看起了杂志,很贴心的,都是中文翻译。看了几分钟,关于荣耀的杂志,无非是对各个战队介绍和游戏介绍,这些队员们当然事先查看过,现在不如去看几本漫画放松心情。
  实际上最该放松的是这位领队,虽然说是特殊情况下不用出战,但是乱麻一样的烦事捆着他不知道多久了。解也解不开,越挣扎越紧。说什么都是在骗自己罢了。
  叶修眼角微微抽动,放下杂志,左转出门到阳台上点燃了支烟。
  虽然是二楼,但是一二楼这种等候厅是挺高的,放眼望去还是能看见小半个城市。远处太阳已经升起,光透过几许薄雾和楼层打在摇摇晃晃的树枝;办公楼里上班族在敲着键盘,一副没睡醒的模样;路上的各种车辆开开停停川流不息;路边也有些店铺在卖着早点……整座城市像个巨大的机器,机器里的各种生灵似是各种零件,看似杂乱却有着一套规章,也许有的会罢工或损坏,却会又有新的零件补上,维持着机器的运动。事实上无论是什么东西,都有自己的运动规律。
  叶修笑了。
  就连现在这种状况,也是一种注定的规律吗?
  一抹风带着烟絮飘过眼前,把看得入迷的人拉回现实。
  他抖抖连成一长串的烟灰,把就要烫到手的烟屁股随手一弹。不偏不倚的掉到楼下的垃圾桶里。
  
   转身进入等候厅,这一支烟的时间已经起床了不少人,坐在等候厅里瞎唠嗑。
  “唉英国队里有个妹子唉!挺可爱的啊,我看看打什么的,打刺客啊?天哪这么可爱去打个刺客,这想起来也太惊悚了吧!不过死前能看到个好看的妹子也算是值。”黄少天捧着个平板在乱翻着一些关于比赛战队的资料。
  “来来来我看看我看看。”方锐本在刷微博,听到这动静就移移凳子,凑到黄少天旁边试图看到内容,可两秒过后又搬椅子离开了,“算了算了我还是喜欢胸大的。”
  “哦~原来黄少好这口啊!”楚云秀拎着一袋子的牛奶从电梯里走出来,把牛奶放桌子上找个椅子坐了下去,“方锐啊,咱今天要打的这一队里就有个妹子,嗯~你懂的啊,或许你表现不错打完人家还会给你几个吻呢。法国妹子开放嘛。”
  “行了行了,大早上的吵的比夏蝉还厉害呢!之前叫你们看战队资料你们没看啊?现在才讨论。”叶修靠门上看了也有一分钟,才得知这几个小伙子竟然没先看好人这战队资料什么的。
  这会从电梯里又走出几个人来,手上都提着大包小包的,一看就是被两个妹子“绑架 ”去买早餐了。
  “包子牛奶豆腐花油条豆浆什么的都有,不太了解你们的口味,就都买了回来。”喻文州笑着说。
  “队长体贴啊!”
  “入赘烟雨吧!”
  “那少天和瀚文怎么办?”
   “来我们兴欣包吃包住!”
   “轮回表示否决!”
   “微草更好生病了都不用去医院。”
   “别闹别闹吃早饭,不然我全吃了啊。”
  
 
  
  平行宇宙,研究所。
  “嗒”!
  玻璃杯底部和木制桌面碰撞发出声音,咖啡在杯中跳跃,有几滴因力度过大而溅出,似是主人激动的心情。
  “孙翔你是要吓死我……”李轩差点从凳子上蹦起来。
  “挨千刀的……这程序我终于弄好了。”孙翔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去洗了把脸,期间差点摔倒在地上。
  两个人面色憔悴的不行,顶着的黑眼圈搞的两人好像国宝。这几日加班真是熬的人心慌,队长又指明了要在今天完成程序。本来这工作不是由他俩完成的,可惜关键时刻黄少天某天晚上无聊出去超市想买点零食之类的,可在这个不禁枪的国家遇到了打劫的……虽然没被射伤,但是倒下来的货物架把他砸的不轻,对苏沐秋如何传送回去的程序编辑只能暂停。
  因为研究领域的关系,这班只能他俩接了。
  这很吐血啊!
  黄少天是谁?脑洞清奇!编辑的程序运转起来对是对了可怕不是只有蓝雨家的人才能看得懂啊!
  所以只能重新码一次……
  淦……
  
  孙翔带上门,嘱咐李轩把码好的程序再看一次有什么差错,若是刚刚好便可以发给负责设计运转的张新杰了。
  张新杰的工作看起来简单,只需要按照程序输入,然后查看传送器,尝试运转,成功了写份报告就行。事实上这一环节出错,后面可就没得玩了。
  李轩强打精神,不算很困,但刚才那一下声音着实把他吓得不轻。那会儿他做了个梦,梦到掉进了蛇窟窿里,一血盆大口正张在他面前,那一声搞得他以为自己被吃了。现在连在草稿上演算的手都在微微打着颤。
  终是熬过这一关,保存文件发送。整个人往后一倒,陷进沙发里,连续工作这几日累的不轻,便睡在了沙发里。
  那一头张新杰刚刚批完了一堆申请,从柜子上拿出一袋瓜子正想看些番剧,邮件就显示“是否接收”。
  张新杰皱皱眉头点了“是”,似是不爽这个时候突然临时要工作,就不能等个二十几分钟他看完番在发来吗,他可是卡着点等更新的,可看到文件名也只能无奈关掉番剧,伸了个懒腰开始工作。
  这次的传送任务不仅是小组里要求第一时间完成的,就连上级也批下来,说必须是首要完成的任务,这可就一秒都不能拖了。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或许是一杯咖啡,或许是一片落叶,总消失在瞬息之间。
  观众席上座无虚席,偌大的体育馆里回响着热场的摇滚乐和人们欢呼的声音。观众席围成一个圈,圈子中间是一片大正方形平地,上面只有乐队在演奏,乐曲随着主唱的高音而结束,人们因兴奋而尖叫鼓掌着。
  “空!”
  地面摇晃了一下,中心的一小块正方形下陷,左右两侧的长方形移到中间代替,随即是左右两侧上升起来了供选手入座的选手席,前后是比赛席。
  几秒过后各个战队的角色和成员,分别从全息投影影射和从地下通过升降机来到地面,即便是已经提前看过场地,心里有了准备,但突然的强光和掌声着实让人有些不适应,竟有些找不着北。
  在主持人的引导下,开始了入场仪式……
  
  “靠靠靠……刚才简直太可怕了,这掌声我的天哪……比以往哪一场比赛都响啊。”黄少天边坐下来边唠嗑。
  “没想到联盟发展已经那么快了啊,这个科技强打的程度让人惊叹啊。” 方锐附和。
  “花样也越来越多了。” 王杰希说着。
  叶修说:“那可不是,小的们啊,今个你们好好表现啊,赢不了回来别说是国家队的啊。”
  “谁是你小的们啊!”孙翔撇撇嘴。
  “+1”
  “+2”
  “+10086”

——————————————————
*我我我尝试新写法?尝试失败…… 这写法要写很多,嗯显然我已经……萎了
*失踪人口回归x 我希望还有小伙伴能记得我(๑•ี_เ•ี๑)
*爆肝两千多字呜呜呜。

漆暗乌蓝的夜空,
昏暗阴黄的灯光,
世界如仅我一人。

Hhh昨晚拍的。

[全职高手/伞修]这可能是个很奇怪的同人文

  43.
  讲真苏沐秋现在有点头疼,被叶修拉着说完这一通话后还没缓过来就被拉回去听这诸位高材生讲着关于平行世界的事情。正常情况下不应该是把他放回房间里关着,等设备恢复好了再把他送回去了事吗?
  真是奇怪。
  更奇怪的是刚才叶修说的那话,以至于他们在讲一堆学术知识时,苏沐秋完全没听,他的思绪早已飞到九霄云外。
  苏沐秋木木地盯着会议桌前的屏幕:“什么叫做对他别抱有太大希望……”
  苏沐秋纠结得要死,如果说叶修那时候没这么说,他可能还不会这么纠结。毕竟两个都是叶修,气质上甚至没什么差别。两个人要是记忆相同顺便对调一下世界,他可能都分不清谁是谁了。
  紊乱的思绪像一团麻线,纠缠着他的神经,他脑袋晕乎乎地,不知何时睡了过去。
  会议结束,王杰希往瓶子里望了一眼,那只灵魂靠着玻璃,白烟散得有点开,这是放松的状态,说明他正在呼呼大睡。
  王杰希叹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提起瓶子,生怕里面的小人被吵醒。
  就在刚才会议上,全研究室的人决定让他来照顾苏沐秋,直到送他回去。王杰希是专门研究魂体这一块的,所以他并非不乐意,说是照顾,事实上还是带着研究的意思。毕竟照顾魂体也不用废太大心思,如果苏沐秋不被关在瓶子里,只需要保障他的安全。可据叶修反馈,苏沐秋就一个高智商的好奇宝宝,不关瓶子里可能哪天他就破了密码跑了——虽然他还会回来,不过在外面遇到恶灵你智商再高也没用。所以最安全的方法还是关在瓶子里,每天给他输点魂气。
  
  
  苏沐秋醒来,搓了搓眼睛,周围散开的白烟立刻收回来,缩成他原本的样子。他向四周望望,这是一间简约至极的办公室:一张桌一把椅,桌上有个全息投影的开口,里面投出许多文案;正对桌椅的是一扇窗,窗台放着装他的瓶子。
  真干净,但是这是哪,我记得我应该在会议桌上被一群熟悉又陌生的高智商怪物们盯着。
  门打开,一个人朝他走来——王杰希。他手里拿着一个小罐子,有条管子连着开口,苏沐秋看不见内容物。 王杰希打开瓶盖上一个类似于高压锅盖上散热的小孔,把管子开了个口放了进去。苏沐秋飞到小孔边,朝着外头大喊:“王杰希你要干啥???谋杀??”
  “这是魂气,相当于人要吃的食物。”王杰希说,“谋杀我可以直接把你扔到外面被红外线扫死。”
  苏沐秋寒颤了一下。
  
  
  
  另一个世界,苏黎世,10:30pm
  楼层很高,酒店的窗式是落地扇,透过窗,可以俯瞰整个城市。叶修坐在床边,烟雾从口中徐徐吐出,望着城市星星点点的灯火促成霓虹长流。每当一个人望着窗外,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
  他。
  明明城市里人往流动,可就因置身于万家灯火盏,才会显得渺小,才会显得孤单。
  叶修吸尽最后一口烟,把它抛进烟灰缸里。
  “拉帘睡觉啊。”
   不想那么多了。
  
  ……
  
  怎么可能。
  超想他的。
——————————————————
*换了个手机和软件写文!挺好用的!
*啊其实老叶这段后面还有,嗯我懒了……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李清照

【全职高手/伞修】五月二十日

五月十四日

11:12
入夏了,天气很热,太阳很晒。叶修说今天要出差。好像是去s市来着,要去挺久的?说什么有大生意要做。那边温度更高,往他包里塞了个随身电风扇。
11:30
他得去机场了。
15:22
下午下雨了,雨很大,忘记给他伞了。

五月十五日
多云
8:23
被楼下熊孩子吵醒,房间很空,很乱,没看到他,有点无聊,不想吃东西。
10:34
给他发了条消息,没回,怕不是没睡醒?
懒虫。
15:56
这人是不想要他老公了吗一整天不和我讲话我有点生气别跟我讲你现在还没醒。

五月十六日

9:23
刚起床,拿手机看了看。
靠。
这人不上qq的吗?工作有这么忙吗??我真tm想飞过去打他一顿。
20:24
他终于上线了。
问他在干嘛,他说在和别的男生聊天。

我想揍他。
21:14
你哄我也没用,我需要爱的抱抱。(笑

五月十七日

14:32
和他打电话的时候感觉他嗓子有点不好。
得让他少抽烟了。
15:40
问他是不是喉咙痛,他说是了。靠,得想办法让他吃药。
16:01
你死都不吃药是吧,行,等你回来了你的烟已经接受死刑了。
16:26
这个变态,他说想看我照片。
全身的。

老子在洗澡。

五月十八日

11:25
他说下午有合同要谈,手机静音。
18:43
这个人开始炫耀他是如何把这个项目搞定下来的了……
嗯我知道你口才很好。
没能把对方气死就行。
等等,那么那是怎么谈下来的……
18:52
靠,你喉咙痛不早点吃药??还抽烟??真的想打你。
不,等你回来了把你摁在床上*。
笑。
23:17
人家要灌你你就别喝啊!淦。
你能保持清醒回到房间睡觉我就已经露出老母亲般的微笑了。
23:32
妈的这人睡觉了没,我好担心这人。
五月十九日

0:12
这人……啧。
不知道怎么讲他。
你穿个西装躺床上乱七八糟的,脸颊绯红你这tm是在诱惑我。
你肯定酒醒了。
不然你早一杯倒。
7:24
他说今天回来。
17:23
怎么现在毛反应都没有。还没到?
18:12
想喝酒……
找到了葡萄酒,很棒。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18:22
【系统提示】获得道具,二锅头x1
19:34
我真没醉!
19:16
这人在干嘛啊靠靠靠为什么不回我不回我不回我好难受啊好难受难受难受难受难受难受难受!
五月二十日

10:12
睡醒了,头有点痛,啧。
13:14
卧槽这人tmd
qq上发了个我爱你。
我tm也爱你。
爱死你了。
什么你在家门口?
等我去开门啊。
一大簇玫瑰花。
怎么突然这么浪漫,要送也得是我送给你啊。
老子可想死你了!
22:32
舒服吗?

————————
*咳咳咳,第一次尝试以这种形式写文??
*好的这两天家里没人导致我颓废不想写文……

【全职高手/伞修】铺垫。

*校园系列!
*自行脑补年龄啊hhh
——————————————————————
1.
“嗯……换位置了啊。”

苏沐秋抬头望望屏幕上映出的座位表,第二组第一桌左,开学时坐的那个黄金位置,看上去不错。

“同桌哪位?叶修?”苏沐秋收拾着东西,自从开学来拿过两次第一,其余都被这个名为叶修的人争了下去,搞的他心里痒痒。

事实上从开学,苏沐秋就早已注意到这个人,交际很强,身边总有很多哥们;基本没看见有复习什么的,可学习就是很棒;而且……是班里为数不多的好看男生。

苏沐秋摇摇头:“我在想什么……”

当然,苏沐秋也是那为数不多的其中一个。

所有人都已经换好位子坐下,苏沐秋朝他左边瞥了一眼,看见那人也在望着自己,带着微笑。目光对上,一种偷窥被发现的感觉促使他移开了视线。

老班宣布下课,苏沐秋写着数学作业,叶修在旁边默写英语单词。几个男生过来拍拍叶修,问问要不要一起回家,婉拒。三五个女生扎堆在教室中间聊天,声音不大不小,隐隐约约能够听到一些内容。

“哇……苏沐秋和叶修一桌唉!”

笔一顿。

“两个帅哥,成绩还那么好……”

手开始颤抖。

“花痴!”

这题怎么写来着?我刚才算到哪了?

心情复杂之下,望了望叶修,见到这人在悠哉悠哉地默单词,甚至毫无反应。

“怎么了?”叶修问。

“没……”难不成你没听到吗。

(我怎么会没听见,只是想等你问罢了。

几分钟过后,八卦的女生们打闹着离开,值日生把到过垃圾的垃圾桶放好,教室里只剩下这两位好学生。

这事情是很常见的,只不过以前不是一桌,而是一个在教室左边,一个在教室右边罢了,以至于到了现在还一直没有交流过。苏沐秋虽然有过这个想法,但是几次都控制住了。于是现在,老师安排了这个位置。

正想着,叶修敲了敲桌子:“你回家吃饭?”

“啊?我去食堂。”有些意外。

“一起吗?”叶修拎起了书包。

“嗯……好。”随即指了指笔下的作业,“等我写完这题?”

“好。”

夏日的风很热,太阳很晒,把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直到食堂,两人都没什么话。

队伍很长,不知为何,两人默契地先把饭盒拿了出来。那一瞬间,苏沐秋看到了叶修书包里有一本书有着荣耀的标志。

他吸了一口气,认为自己眼花了,这学霸怎么可能会打荣耀。

“你也玩荣耀?”叶修同样善于观察——苏沐秋的动作有些卡。

“你也……?”苏沐秋笑。

“对啊!”

队伍前进,两人聊着游戏。谈笑间,苏沐秋望到了在女生那排的一个熟悉身影,对方也看到了他,向他挥了挥手。同样,苏沐秋也笑着挥了挥手。

叶修望过去,那是一个很精致可爱的女孩子,便调侃:“女朋友啊?”

苏沐秋懵,笑了声:“哈?你怎么会这么想啊。那是我妹妹啦!”

这个误会很经常,有时候两个人走在街上,卖花的小姑娘都会跑过来问哥哥要买花给女朋友吗。搞的两个人都很懵。有时候即使解释也没办法,这时候苏沐秋也没打算叶修能相信。

“难怪这么像啊,哥哥和妹妹都很好看。”叶修笑。

“你别是对我妹有意思!”苏沐秋把饭盒放到台子上,“阿姨土豆。”

“酸菜谢谢。”叶修回头,“怎么会,我比较喜欢我的账号卡。”

“比较?”苏沐秋一脸严肃地盯着叶修。

“那,我爱上我的账号卡了?”叶修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会。

刚刚还故作严肃的苏沐秋这时候差点没一口饭喷到他脸上。

叶修拍拍他肩:“你小心点啊你,走啦走啦。”

“切!”苏沐秋嘴上说着嫌弃,实际上还挺开心的——能有这个朋友。
——————————————————————
*(很快他就是你男朋友了/shenme)
*阿啦,溜了溜了溜了溜了溜了溜了。

【全职高手/伞修】这可能是个很奇怪的同人文

42.
这对大小眼他记得,和微草队长的一样。可微草队长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话说,这里是哪。
那一团白烟飘了上去,定在王杰希面前,也不知道对方能不能看到自己,就作势开口,想要问问这是哪。可对方看见自己飘上来,先是眨了一下眼提了提精神,然后在自己说话前抢答。
“你可别动,小心激光把你打的烟飞云散。”
苏沐秋没想到对方能看到自己,而自己不熟悉这地方,那只能问问了。他清了清嗓子:“噢。这里是哪,看起来你好像挺熟悉这里。”
“你回到了你本来的世界。”
“哈?那是什……”
王杰希转身拿了个和成年男子头差不多大的玻璃瓶,打开上面的盖子,对着苏沐秋。

回过神来,他已经在那个玻璃瓶里了。
“靠!什么操作!放我出去!”苏沐秋拍打着瓶身,有些懵。
这里看起来像是个会议室。玻璃瓶被放在一个桌子中间,旁边围着坐着一堆人——而且这时候看起来像极了巨人,被这么多人同时盯着,他打了个寒颤。
“没办法啊,不把你放进来,怕是会被各种激光射死。这些激光呢,是防着其他魂的。比如从别的研究所偷渡过来偷资料的——虽然不会那么没下限。”喻文州给了一个解释。
黄少天把瓶子转了转,使苏沐秋面朝叶修:“有什么想知道的,问叶修,那个把项目甩给我们然后啥都不管了自己去打游戏的没下限!”
两个人对视着——准确来说是一人一魂。没有说什么,就这样看着对方。
“沐秋?”
“老叶!我想死你了!”
“别别别那么热情我有点慌。”叶修一把摁住被震得颤动的瓶子。
“抱一下抱一下!”苏沐秋伸出他那半透明的手。
“待会把你扔小黑屋里啊。”叶修笑着摇头。
苏沐秋嘟嘴。
“开玩笑开玩笑!”
叶修抬头望望周围几个人,几人看到对过来的目光立马转头装作无事发生。
叶修挑挑眉,拿起装着苏沐秋的小罐子就往外走,摇了摇瓶子,对着里面的人说了句借一步说话。瓶子里的小人被晃得有点晕,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抬头向上看,叶修的表情变得有些严肃。
“沐秋。”叶修叫了他一声,顺便坐下,敲了敲墙,从里面弹出一个平台,与他同高,叶修把瓶子放上去。
“嗯?”
叶修抽出一支烟,点燃:“有件事情要和你讲。”
他停顿了一会,吐出一口烟雾。烟雾使苏沐秋看不清对方。
“你只是一个实验。”
“抱歉。为了科技的发展。”烟尘散开,叶修望着旁边深蓝的铁壁,“所以,不要对我抱有太大的希望啊。我会把你送回去的,在那里。爱着那个值得爱的人。”
——————————————————
*我,莫息,短小精悍。偷偷拿手机更新。
*然后发现现在一个月难产的不行??

【全职高手/伞修】吃鸡高手·假

*18岁少年苏!
  17岁少年叶!
——————————————————————
一杯咖啡放在电脑桌上,手搭在椅子边缘:“咖啡,通宵吗?”

闻言,坐在椅子上的人摘下耳机,揉了揉眼睛,回头望,看见那人就穿了件短裤,浴巾挂在肩上,愣了愣说:“苏沐秋啊,你还是先把衣服穿上,少儿不宜。”

苏沐秋敲了敲叶修的头,走到他左边拉开椅子坐上去:“什么少儿不宜,门都关上了。再说这点沐橙都睡了。我说,大夏天你不热嘛。”

“我说,刚刚立夏,你有点夸张。上号啊你。”叶修回了他一个嘲讽脸。

鼠标略过《荣耀》,点进了另一个游戏:“打探到消息,今晚没boss,有个公会想来找麻烦,咱打别的游戏消遣一会。你电脑我帮你下载了。”

叶修点点头,拔出账号卡,关掉荣耀。点开桌面上的另一个图标:“难怪刚才有几个小不点阴我。绝地求生?这游戏最近挺火。”

“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神枪。”苏沐秋毫不要脸地自矜了一波。

“神枪,你别落地成盒我都庆幸了。”

言外之意,神枪,你真有钱。

组队,载入游戏,地图——海岛。

在出生岛上准备时,两个人看到对方,立马奔跑过去互捶表示友好。其中一方蹲下,卡了个位置刚好捶到对方——。

“靠,叶修!”苏沐秋操纵小人往后退。

“我叫你玩女号!”叶修有点愤愤,操纵小人往前。

“我可以理解为吃醋么?”

这句话苏沐秋可没敢说出口,不然大概会上演真人肉搏大战。

上了飞机,还没等苏沐秋问跳哪,叶修就几乎没有犹豫,在某地标了个点。

“我跟你讲这里必刷狙。”

“本当ですか?”质疑的眼神。

“本当にね!”坚定的眼神。

这是一座岛屿,离大陆有一定的距离,一般人是不会选择跳这里的,当然,这两人不是一般人。在空中望了望四周,除了对方没有见到别人。

深蓝的海水包绕着岛屿,荒凉的岛屿上坐落着几座残破的房子。开始苏沐秋可是不信这看起来穷的不行的地方是会刷狙的,看上去这里只会刷霞弹枪一类。可是一向欧皇的叶修向他承诺了,于是在翻遍整座岛后,终于在一个小房间里找到了一把狙。

“靠,翻了那么久,才让我找到一把98k!”

“唉?我开始就看到了的说。”叶修笑得贱贱的。

“大老爷们别卖萌!気持ち悪い!”苏沐秋吐吐舌头,事实上已经心跳加速了不止一点。

“而且还是满配件哟。”叶修不介意再给他一击暴击,两种意义上的。

苏沐秋自然早已经习惯了这家伙的嘲讽程度,叹了一口气,一脸习惯了。抬眼看了看地图上刷圈的时间。踏着尘沙跑向岸边,对还在岛中间的人说:“圈要刷了,找船,岛都翻了个遍你还在中间那干哈。”

“找船啊。”

“??”

苏沐秋疑惑,打开倍镜望叶修那边,才发现他也开着倍镜。开倍镜找船,还是您强。

“大佬您可真熟练,但是你盲区还是找不着的。”苏沐秋朝他旁边射了一枪,“下来吧你,我找到了。”

“还是大佬您厉害!”叶修回了他一枪,收起枪跑了过去。

“找码头啊!你这空找。”两人跳上船,离得近的苏沐秋跳到了后排。这是一艘双人小艇,只有两个位置,其中一个是驾驶位。

“你不开?”说着叶修还是上了驾驶位。

“你相信我的车技?”

叶修没有回答,相当于默认。把船头调转面对大陆。踩下油门驶去,船边溅起浪花。

可是没多久,两人便下了海。

“我靠?”叶修懵,船好好地停在旁边,而两个人都被甩了下去。

“兄弟你不稳啊!”

“那你开呗。”

两人游过去,上船,踩油门。和刚才一样,没开多久又被甩了下去。叶修双手离开鼠标键盘:“哎呀苏大大,这船它不喜欢我,它不让我开它!你说该怎么办!”

苏沐秋喝了一口咖啡,故作生气地使了些力把杯子放下,声音有些大,像是代表了决心:“行行行!我开我开!”

好吧,船还是翻了。

两人已对这船不抱有希望,打算游到岸边,闹了这么久,毒快要追上了。游之前,苏沐秋生气得想要打爆这船,可惜现在是在海上。

虽然是一级毒,但是两人游到岸边的时间,足够毒掉一半的血。

“叶修。”苏沐秋叫了旁边人一声,“我发现一个问题。”

“嗯?”

“这个岸上不去。”

“???”

【秋木苏】在安全区外时间过长倒下了。

【一叶之秋】在安全区外时间过长被淘汰了。

【秋木苏】在安全区外时间过长被淘汰了。

“啊,失策失策。”叶修摇摇头,“再开一把吧。”

“不了。”苏沐秋起身,“我们来做一些在夜晚应该做的事情。”

“我还未成年!唔……”

未成年你还去网吧你这家伙。

                                                   ——后续成迷

*依旧是真实事例改编?啊平行世界那个码了一半……
*去学校惹!

【全职高手/伞修】雨里。

*短篇。
*设定:14岁初一叶。
       15岁初二苏。
——————————————————————
“h市的天气真的是喜怒无常啊。”叶修拍拍还没洗过,留有灰尘印的手,看向窗外。
叶修今年进的篮球校队,此时刚好训练完,正准备收拾东西回家,天就变了脸。雨像是止不住,刷拉地打在房顶,细密的漂沫从没有装上玻璃的窗口吹进来,敷在刚还流着汗的脸上。

以前学校装修的时候,空出了一块地专门给球队想要修球馆,可咱老前辈嫌事多,修什么球馆浪费资金,于是只是搭了个大棚子——很安全,至少到现在几年了还没有坏过。场边放几个桌子,球队人不多,够放东西就行。

这下大雨的时候,水珠飘得到处都是,湿漉漉的,可却因为夏天,带着水雾的空气吸进肺里显得凉爽许多。

雨早已经打湿了场延边,连同桌椅上都是铺片的余水。叶修拎起包,穿上长到膝盖的风衣,站到一个尽量不会被淋到的地方。想着只能等雨停后再走了。

身边是一群人,聊着天。或许有些累,只是看着场外,等着雨停。

场外右侧是一棵较大的榕树,被强风烈雨打下的枝叶掉入坑洼的水坑中,溅起水花,随即又被落下的水珠撞开。

听着雨声,发着呆,一把深蓝色的伞冒出来,随着伞的摇晃,撑伞人踩着有些高的台阶站了上来。叶修瞥过一眼,认出了那人——单从伞面就可以知道。

苏沐秋向叶修这里招了招手,看叶修没反应,再次挥了挥手。之后叹了口气,跨着碎步小跑过去。

刚才叶修反向他摆了摆手,示意让人过来。

“你真懒。”苏沐秋踢踢腿,“鞋子都湿了我。”

叶修钻到伞下,笑得灿烂:“谢啦。你这个点还没回去啊?”

苏沐秋又叹口气:“唉,八年级放学比较晚,我还是跑过来的。”

“头发都湿了,帮你捋捋。”叶修撩撩苏沐秋耳边垂下的发丝。

“你不也是。”

“汗浸的。”

台阶内侧积满了水,踩上去,别说鞋子湿不湿了,别水漂到小腿上都好了。下了台阶是跑道,只是铺了几层泥,天气干燥的时候烟尘满天,这时却松软得让人不悦。中间是铺了水泥的操场,不是很平的地面,总有地方是积水的。

雨水与风洗刷了世界,仅留下清淡的痕迹。夕阳从天空一角窜出,映得满红。夕光从云层中溜出,撑着的伞收了起来。

“雨停了。”

“我上楼拿点东西,你先去接沐橙?”叶修说。

“我等你。”

“好。”一声笑。
                                  ——End

*我加一句根据事实改编?
*那天打球,下雨,本以为只能等雨停走了,但是一个妹子竟然撑伞过来找我?说熟也不是很熟,嗯,我都懵了。然后想的文hhhh
*作文的字数(强行叙事文)